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《無彈窗》 第14章

26

《南璿楚景正版》,是作者“南璿”的作品,文章雜而不亂,內容生動具體,不失為一篇佳作。...《南璿楚景正版無彈窗》第14章免費試讀《南璿楚景正版無彈窗》第14章免費試讀人活於世,總有**,總有訴求。

鴻音寺香火不斷,延綿不絕,來往香客皆有所求。

楚景跟隨住持往寺內走去,穿過人群漸漸往偏殿去。

住持站在殿外:“南璿為王爺留的東西就在此處,王爺請自行取回吧。”

楚景茫然的往裡走去,殿內冷清無人,隻有一尊觀音像立在其中。

觀音垂眸,憐憫眾生。

底下襬著他最熟悉的長明燈。

楚景腳步一頓,他窒息般的數去。

十四盞,南璿來王府,正好十四年。

燈芯緩緩燃燒,發出微弱的火光。

住持輕聲道:“凡塵未了,七日回魂,如今魂消,不知南璿施主執念可了?”

楚景心口微窒。

南璿的執念……

他突然想起南璿回來後,數著日子去看天光。

楚景隻覺身體像是裂開了一般,在這一刹那幾乎痛的喘不過氣。

明明是他答應的,可最終卻失約了。

所以才她帶著執念回來,卻帶著遺憾離開。

為什麼不去?為什麼不去?

楚景一遍一遍的問自己。

是因為他生氣了,他生氣南璿輕易的答應了鬼醫的要求,連一點掙紮都冇有。6

可明明是他先不要她的。

禦花園中南璿的臉清晰可見,她問:“王爺,你是真的不要我了嗎?”

他卻什麼也冇有回答,徒留她一人帶著痛苦,帶著遺憾永遠的消失了。

楚景心臟抽痛著,身體驟然冷了下去。

他失力般跪在了觀音像前,不知何時早已淚流滿麵。

長明燈上升起縷縷青煙,油已儘,燈芯枯,火光消散,落下了點點殘灰。

住持看著楚景佝僂的背影,緩緩歎了口氣。

燈已儘,人亦散。

隻是一場盛世的繁華夢,終究還是消逝在滾滾紅塵之中。

不知不覺過了半月。

南璿將草藥滋養的書已背熟,每日澆灌,倒也清閒。

隻是言珩終日不在穀內,毒穀方圓十裡杳無人煙,所幸她如今已是鬼魂,不必食人間五穀,生活倒是不成問題,隻是寂寥了些。

寒潭中倒是有一個“人”,可南璿卻不敢多去,每日澆灌了寒蓮後,便匆匆出來了,不敢多留。

並不是怕屍體,而是她每次見到那人,就有一種莫名的畏懼。

又是尋常的一天。

南璿澆灌完藥草後,在池邊數著日子:“三月七,已經到了楚景成婚的日子了。”

她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,眼底儘是化不開的難過。

忽覺心中有些堵塞。

明明已經要放下了,為何還要想起?為何還會難過?

一滴晨露從柳葉滑落滴入水中,盪開了一層層漣漪,倒影驀然被打碎。

南璿恍然驚醒,一抬頭竟看見一人影。

那人全身裹著長袍,帶著一個黑色麵具,看身形像個女子。

徑直往寒潭山洞走去。

毒穀人煙罕至,即便有人來求醫,也不會往山洞去,莫非是來偷藥材的?

南璿目光一淩,起身就要去抓住此人。

卻被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攔下了。

“她是客人。”

言珩不知何時站在了她身側,看著那道人影進了山洞,說道:“以後她來此處,不要多管。”

南璿思索了一瞬,大抵知道了此人便是用心血與言珩交換,保棺中人肉身不損之人。

但她並未多說,隻是垂眸道:“明白了。”

言珩讚賞的看了她一眼,淡淡說道:“你不問她是誰?”

南璿道:“您不說必然是不想讓我知道,我何必多問?”

這是在王府養成的明哲保身的手段,有時知道的越多反而危險越多。

言珩靜默了片刻,竟然淺淺的笑了:“我喜歡你的聰明。”

南璿沉默,隨即又聽見他冷淡的說道:“可我也討厭你的虛偽,你的臉上寫了很多疑問,為什麼不問?”

南璿喉中一哽。

言珩看著她,本該無慾無求的心中,卻漸漸的生出了一點玩味的心思。

他不急不緩的問道:“比如,攝政王府今天的喜酒是否好喝,你真不想知道?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